異樣的套路,同樣的“歸宿”

閱讀次數:8742 编辑: 法院 發布時間:2018-11-13
[字體:  ]

 

2008年至2018年8月這10年間,梅州興甯市法院一共審理41宗敲詐勒索案,其中3宗較爲特殊,分別是以骨灰、車牌、不雅照片等爲敲詐勒索的籌碼,可最後不法分子都難逃法網。

 

【短信】

“想要回骨灰就轉1萬元到我們的賬號”

2018年初,家住梅州平遠縣的劉某文在網上看到通過偷盜骨灰來敲詐勒索他人錢財的新聞,便産生以此方式勒索他人錢財的想法。2月初,劉某文來到興甯市黃槐鎮槐某村山坡上,分別偷得被害人曾某志、曾某平親屬的骨灰,其將骨灰另藏他處,並在現場留下手機號碼。2月7日上午,曾某志、曾某平分別得知親屬骨灰被盜後便撥打劉某文留下的手機號碼,但對方未接聽。隨後,劉某文通過該手機號碼分別發送短信給兩人,要求二人轉1萬元到其提供的銀行賬戶後才告知藏匿骨灰的地方,否則將骨灰扔掉。後經協商,劉某文同意降到8800元,曾某平和曾某志因害怕無法找回親屬的骨灰,分別轉賬8800元到劉某文指定的銀行賬戶。劉某文收款後分別告知曾某平和曾某志藏匿骨灰的地方。3月30日,劉某文在其住家被民警抓獲。

興甯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人劉某文以非法占有爲目的,采用威脅、恐嚇手段索要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爲已構成敲詐勒索罪。最後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被告人劉某文有期徒刑1年2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同時沒收作案工具手機3部、銀行卡4張、身份證2張,上繳國庫。

 

【紙條】

“車牌已丟失,找回可聯系我的微信”

“00”後的吳某炬,初中畢業後在家待業,沈迷網絡賭博輸了2萬余元。一天,吳某炬在網上偶然看到拆卸車牌跟向車主索要錢財的內容,“靈光”一閃,從中發現了一個“生財之道”。2018年2月25日至3月28日期間,吳某炬以牟利爲目的,淩晨在興甯市興城附近選擇停放在路邊的外地牌照汽車爲作案目標,用工具將汽車前車牌拆下,將事先准備好“車牌已丟失、找回聯系微信×××××××”的紙條貼在汽車的後視鏡或者車門把手處,等待車主聯系後向其勒索錢財,吳某炬使用同樣的方法共計敲詐勒索車主7次,得款共計996元。3月28日20時,民警接報後在興東路附近抓獲吳某炬。案發後,吳某炬家屬積極賠償古某峰、肖某等7名被害人的損失,並取得諒解。

興甯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人吳某炬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對公私財物所有人使用要挾方法,多次強行索取公私財物,其行爲已構成敲詐勒索罪。最後,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被告人吳某炬有期徒刑7個月,緩刑1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

 

【微信】

“快點打錢給我治病,不然我把照片發到網上”

2016年4月,陳某與張某雲相識並發生了性關系。同年5月,陳某懷疑被張某雲傳染性病,便要求張某雲支付其治療性病的費用,後多次通過微信、短信或者電話的形式威脅張某雲其要公開二人的不正當關系、性愛照片,張某雲怕被家人知道便不斷給錢。從2016年5~8月,張某雲共向陳某轉賬49236元,其中通過微信轉賬56次,合計46236元;通過銀行轉賬3次,合計3000元。後來張某雲實在拿不出錢了,無奈之下只好選擇報警。2016年12月2日,陳某在深圳市寶安區被民警抓獲。

興甯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人陳某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爲目的,對被害人實施威脅、恐嚇,強行索取數額較大的財物,其行爲已構成敲詐勒索罪。最後,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被告人陳某有期徒刑10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