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

閱讀次數:33056 编辑: 法院 發布時間:2018-03-04
[字體:  ]

 

今天上午去看守所宣判的時候,有一個1990年出生的被告人,犯強奸罪和搶劫罪,兩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宣告執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

宣判過程中念到刑期的時候我看見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一片黯淡,稚嫩的臉上卻還是一副漠然的神色,問他後不後悔,他回答說:“還沒想好。”然後簽名,畫押,離開審訊室。在他走到審訊室門口的時候,我叫了下他,勸他要好好改造,爭取減刑,他“嗯”了一聲出去了。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漠然的表情,意味著什麽?是絕望,後悔,還是怨恨?或許都有吧。

陽光,透過車窗灑在我臉上,帶有令人珍惜的溫暖。

下午,打電話給他的母親,叫她來拿她兒子的判決書。電話裏,她一個勁地問我他兒子的判決情況,我不忍心告訴她,騙她說我還不知道,判決書在主審法官手裏,即使過半個鍾她將從我手中拿到判決書。其實是不敢在電話裏告訴她,擔心她在來的路上承受不了這個結果,神情恍惚,出現意外。晚一些告訴她,也能減少她半個鍾的痛苦,即便判決結果已成事實。

過了半個鍾,見到她時,她坐在法院的大廳裏,身軀孱弱,低著頭。輕輕叫了聲她,她擡起頭,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縫,布滿暗紅的血絲,滿臉的苦痛。在我准備材料的時候,她跟我說了她家的一些情況,她已經離異,獨自撫養三個兒子,大兒子十歲的時候被水淹死了,這個被判刑的是二兒子,三兒子跟人打架的時候手指斷了一根。現在一家人身體不好,有一個兒子有皮膚病(她有些語無倫次,不知她說的是哪個),她自身有甲亢病,每個月藥費好幾百元,但因爲沒有錢,醫治一直斷斷續續,期間她拿了幾份醫院的病曆給我看,她的雙手布滿了老繭,就像她整個人一樣,飽經風霜。她似乎有說不完的話,我也沒打斷她,只是靜靜地聽著。

宣告了她兒子的判決後,她一下子哭了,很悲傷,又似乎不願相信一般地從我手中拿了判決書不停地翻看,大概是近視的緣故,她似乎有些看不清判決書上的字,視線卻又久久不肯從判決書上挪開。我勸她要保重身體,告訴她如果她兒子在獄中表現良好是有可能減刑的。她問我他兒子會被送到哪個監獄服刑,我告訴她可能會在揭陽監獄,她又哭著說希望我可以幫她安排她兒子去梅州監獄,那樣的話離家近一些,可以不用那麽多路費,而且她又身體不好怕暈車。在她近乎哀求的眼神面前,我不由得一陣心酸。

臨走的時候,我勸她不要悲傷,盡力過好現在的生活,不要再雪上加霜了,她抹著眼淚蹒跚地離開了。

後來發現,她的眼睛看不清不是因爲近視,是哭多了的結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上一條: 天平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