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書就是法官的臉

閱讀次數:39691 發布時間:2014-12-30
[字體:  ]

  作爲一名摯愛審判工作的資深法官,我一直想爲法官與裁判文書的關系找個恰當的比喻。曾經想過將裁判文書比喻成法官的孩子、法官的眼睛、法官的珍玩、法官的作品等等,但總覺得要麽太矯情,要麽不夠形象。這次依審管辦的邀約,爲獲獎的裁判文書寫點心得,迅即想到一個自認爲貼切的比喻——裁判文書是法官的臉,臉面。

  中國人一直特別看重臉面,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望”即看臉色,觀臉即知人病竈;平常百姓講究“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色”,即觀人臉色即知人喜好哀怒、心情好壞;臉更事關人的尊嚴,“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被人打臉了,尊嚴掃地,仇恨基本屬于不共戴天了。由此可見,臉面之于國人,何等重要;國人對于臉面,何等愛惜!

  再來看裁判文書與法官的關系,想了解某法官,可以先讀他撰寫的裁判文書,大凡裁判文書制作精雕細琢,據理充分,文法通暢規範的,那法官一定是爲人做事精致嚴謹,理性周到之人;裁判文書制作得潦草馬虎,錯字連篇,文理不通,那法官基本屬于粗心大意馬大哈之類人物;裁判文書基本全文抄襲,一審的抄起訴書,二審的抄一審,沒有一點自主原創,連錯別字都一樣,那法官基本屬于功利且又慵懶之人,既剽竊他人勞動成果,還要聲稱自己辦結了案件。裁判文書除了具備識人的功能外,還事關法官乃至一個法院甚至國家法律的臉面!如裁判文書不說理,搞司法專橫,丟法官的臉;裁判文書出現“人民幣法院”之類的低級錯誤,還丟了法院的臉;裁判文書認定事實錯誤,證據不足或相互矛盾,辦了冤假錯案,更丟了國家法律的臉,損害了法官、法院、法律的尊嚴。所以,裁判文書之于法官,實在是臉面之于人的關系。

  當然,真正要寫好裁判文書,需要多年的學習和曆練,有很多功課要做,我也不懂更多的訣竅。但我堅信一點,那就是把裁判文書當成自己的臉,這是寫好裁判文書的基礎和前提。

  因爲是我們的臉,所以我們無比珍愛它,精雕細琢,精益求精。盡管由于先天性的原因,各人容貌美醜有差異,但大家都會用自己的努力,使它更美麗。雖然風格各異,但各放異彩。所以,大凡粗制濫造的裁判文書,其制作者決沒有將裁判文書當成自己的臉來珍愛。

  因爲是我們的臉,所以我們會極力保護它免受诋毀,尊嚴絕不能掃地。不洗臉絕不能出門現醜,裁判文書不是成品絕不出爐,鬧笑話出洋相就是丟臉。事關尊嚴臉面,決不視同兒戲。時不時拿自己五年前、十年前寫的裁判文書來讀一讀,如果仍覺條理清晰、朗朗上口,自會有一番喜悅上心頭;如果臉紅心跳、自慚形穢,就得檢討反思、警鍾長鳴。

  因爲是我們的臉,千人千張臉,所以我們要保持自己臉譜的特質,不能拿別人的臉當臉,更不能拿別人的屁股當臉。裁判文書雖既沒有版權,又沒有稿費,但拒絕抄襲,保持原創依然是起碼的職業操守。試想,如果一份二審的裁判文書除了將一審的“被告人”改爲“上訴人”外,其余基本一字未動,當事人會怎麽想,他會認爲二審法官認真審理了他的案件嗎?一審法官會怎麽想,他會尊重二審法官的權威嗎?裁判文書尤其是刑事裁判文書,保存期限是永久,現在還要上網公布。將一份署你名卻是抄襲別人的作品廣而告之並永久保存,那是一種怎樣的恥辱?

  一點感想,與諸君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